男人禁欲对身体是好还是不好(禁欲会带来怎样的恶果)

对于性的普遍禁欲导致文明的进步,但也导致一些人患有严重疾病,看起来似乎利大于弊。虽然还不能对两者孰重孰轻作出准确判断,但我愿意更多地思考这一问题。我认为,禁欲带来的远远不止神经症,而神经症的严重性我们还未能给予充分认识。

我们的教育和文明是以推迟性发展和性活动为目的,这种推迟刚开始时并没有什么害处。考虑到受教育的年轻人很晚才能自食其力,这种推迟是必要的。对于20岁以上的人实行禁欲,会受到年轻男子的反对。即使这样做没有导致神经症,也会带来其它危害。我认为,禁欲是不可能造就充满活力而独立的人,也产生不了有创造性的思想家、敢作敢为的改革者,却很容易产生一批规规矩矩的弱者,成为失去自我的芸芸众生,任随一些强者摆布。

尽管人们费劲全力禁欲,性本能总是难以改变的。文明教育只能在婚前对性本能进行压制,婚后就不起作用了。但由于过分压制,当性本能可以放纵自己时,却已经受到永久性伤害。有一些年轻男子因此前的彻底禁欲而不能正常结婚。有些女子意识到这一点,她们往往选那些在别的女子身上证明了自己正常性功能的男子为丈夫。婚前对女子实行的禁欲更为严格,对女性产生的恶果更为明显。禁欲教育不仅禁止女子婚前性交,还极力宣传性贞操的重要性,使得她们对婚后的角色全不知晓,压抑自己的爱情冲动,抵抗发育中的任何诱惑。造成的后果是,当父母决定她可以去爱时,却无法适应新的情况,糊里糊涂地结了婚。

男人禁欲对身体是好还是不好(禁欲会带来怎样的恶果)

由于爱情功能的推迟,年轻女子对爱她的男子感到失望,她的情感仍然附着在父母身上,父母的权威让她产生性压抑,导致性冷淡,无法让丈夫获得性满足。这些从未体验过性快感的女子也不情愿忍受随后的生育痛苦。因此,这种婚前的准备阶段反而成了实现婚姻目的的障碍。许多年以后,也许她可能克服这种障碍,性爱的高峰期来临,但她跟丈夫的关系早已破裂。这时她或者感到欲望不能满足,或者对丈夫不忠,或者患上神经症。

一个人的性行为对他的其它生活方式有着很大影响。如果一个男子生气勃勃地去争取性爱目标,他也就会以同样的精神状态去争取别的东西。如果一个人的性本能被强烈压抑,他的行为就会表现得比较谦卑和顺从。这一点在女性身上更容易看出。尽管她们对性问题也充满好奇,所受的教育却限制她们对此进行理智思考;她们还常常受到恐吓,说这不是女性所应该去想的,想这样的问题就是一种罪过。久而久之,她们不敢对任何问题进行思考,知识对她们来说,也就失去了任何价值。我认为,所谓“女性在生理上的低能”是不能用生物学的方法予以解释的。许多女性在智力上处于劣势,跟在性思想方面受到压制有极大的关系。

谈到禁欲,我们要区分两种情况:是禁止一切性活动,还是禁止与异性性交。许多自称成功禁欲的人,他们实际上是借助手淫等自体性活动来实现性满足。但这种替代性满足是有害的,是将性生活退回到婴儿时期,这必将导致各种神经症和精神神经症。此外,文明的性道德也不允许手淫,于是有此行为的年轻人处于剧烈的心理冲突之中。这一行为对人格的形成也会产生影响:它使人不经过努力,靠捷径实现人生重要目标;这一满足方式伴随着种种幻想,而在现实中却无法找到。

由于正常性交遭受道德的严厉压制,再加上卫生方面的考虑,异性间用身体其它部位来取代性器官的性活动开始盛行,这也会造成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禁止正常性生活的另一后果是同性恋的增多。除了生理原因或童年影响外,同性恋大都是成年后发生的。

所有这些人们不愿看到的后果都是禁欲造成的,它彻底瓦解了婚姻的基础。文明的性道德认为,婚姻是满足性冲动的唯一方式。手淫或其它性倒错会让男人习惯于不正常的性满足,从而降低婚后性能量的发挥。同样,有类似行为的女子在婚后对正常性交也会表示冷淡。这样的男女结合而成的婚姻,是很容易瓦解的。

对这种情况完全不了解的人很难相信,有正常性能力的丈夫是这样的少,有性冷淡的妻子是这样的多,婚姻对双方禁欲补偿的程度是这样的低,它对幸福的实现是这样的微乎其微。我已经说明,禁欲最明显的恶果是神经症。我要进一步指出,这样的婚姻还会影响到孩子身上。表面看来,还以为孩子的病是遗传所致,实际上是他童年强烈印象的结果。由于在丈夫那里得不到满足,妻子变得神经质,会将爱转移到孩子身上,对他格外温柔体贴,导致其性早熟。此外,父母间很坏的关系刺激了孩子的情感,使得他很小就感受到强烈的爱和恨。对孩子严厉的教训,使他不得不压抑性活动,由此产生让其终生患神经症的根子。

我要重申以前说过的观点:神经症的严重程度并没有引起足够注意。长期的神经症即使不能结束一个人的生命,也会让他一直承担着重压,就像肺结核或心脏病带来的恶果一样。我坚持认为,无论神经症达到什么程度,无论何时患得此病,都会破坏文明的目的,导致被压抑的精神力量对文明的仇视。因此,社会如果想以神经症的增多为代价来换取人们对社会规范的服从,它必将一无所获。让我们谈论一个常见的现象:例如,一个女子本来不爱丈夫,但受到的教育又让她必须爱他。为了掩盖真实的情感,她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每一个冲动,特别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一个可爱温柔的妻子。这种自我压抑的后果就是神经症,患病就等于在报复自己不爱的丈夫。其实,由于妻子患病,丈夫更不能获得满足,并且担心她,这还不如认识到妻子不爱自己。凡是对不利于文明的冲动进行压制,就像性压抑一样,其补偿性是不会获得成功的。

我们还应该看到,在任何一个群体中,对性活动的限制都会导致对生活普遍感到焦虑,对死亡感到恐惧,这样不仅减弱了人们享受快乐的能力,还使得他们不能正视死亡。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生育率下降,群体会走向灭亡。因此,我们不得不问:在当前仍然将快乐主义作为文明发展的一个目的,仍然提倡争取个人幸福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为这种文明的性道德作出牺牲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heyijk.com/article/380.html